热门关键词: 艺术  文化  书画  书画家  书画作品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今天用艺术来赞美“妳”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作者:古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08
摘要:三八妇女节又到了,两微一端到处充斥着商家推广的宣传广告,刚刚被某电商的女王节震到,接着就又看到女神节的称号,妇女节随着时代审美的变化,已不止于称女人节了,这不仅是

“三·八”妇女节又到了,“两微一端”到处充斥着商家推广的宣传广告,刚刚被某电商的“女王节”震到,接着就又看到“女神节”的称号,“妇女节”随着时代审美的变化,已不止于称“女人节”了,这不仅是商家对女性“钱包”的直白定位,也是新时代女性地位提升的某种体现。

现代女性是强大而独立的,与古代女性形象相比,现代女性形象千变万化,即拥有美丽优雅的多样性风格,又有与男性不相上下的精神内核。

何多苓 《张帆》油画 (图片来源:中国美术馆)

这件作品的女主角,剪着寸头,穿着吊带裙,头微微低斜,眼睛却定定地看着画者的方向,这是一个有“性格”的女青年,反性别的的头型与女性化的裙子无不显示了她身为现代女性的个性与自信,气场强大。

喻红 自画像 油画

一提到女画家喻红,就会想到堪称“中央美院有史以来最好的大卫像”,在现代,除了家庭属性外,良好的专业技能同样能成为女性优秀的标签。

在众多形容女性的用词中,出现了“酷”和“气场”的词汇,这些男性化形容词的频繁使用,似乎从某种方面证实了,人们欣赏女性的魅力已不仅仅局限于外表,而转向关注更有深度的内在精神。

“笔墨当随时代”是清代画家石涛一句很有名的画语论,笔墨不仅“当”随时代,在发展中也反映了时代的风貌,就像“环肥燕瘦”一样,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审美风格和审美意识。

三国时期,曹植一篇著名的《洛神赋》,让我们欣赏到了那个时期男性对女性的想象和赞美: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这段来源于一千多年前的文字“仙气”十足,曹植用了大量华美的词藻来描写“洛神”的神态,这是最早的可通过文字直观的“女神”形象,“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明眸善睐”等这些美丽的用词直到现在还在形容女性。

顾恺之《洛神赋》图 宋摹本 局部(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

东晋画家顾恺之更是用笔将“洛神”之美形象化到画纸之上:远处的山水之间,烟波浩渺,有一女神飞临其间,她梳着高高的望仙髻,衣衫轻盈飞动,踏着凌波微步,款款走来……

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

如果说顾恺之的《洛神赋》描绘的是飘飘欲飞的女神,他的另一幅作品《女史箴图》则通过描绘汉晋时期贵族妇女的日常生活,蕴涵了妇女应当遵循的道德信条,既有接地气的女性“日常”,又有宣扬的主导思想,形象、生动地为观者再现当时贵妇妇女的生活形态。

上图这幅《女史箴图》局部描绘的是两位贵妇梳妆的场景,但配图题写的箴文却道“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寓为:人们都知道修饰自己的容貌,但修身养性更重要。

盛唐时代,以杨贵妃为代表的丰腴美广为流传,丰腴代表了繁荣,映现了唐代的包容气象,“有容乃大”,一提到唐代,就会想到“大唐盛世”这个流传至今的时代标签。

周昉 《簪花仕女图》 卷 (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到了明清时代,受封建礼教苛制影响,女性形象被抽象成我们印象中固定的仕女画程式:苍白柔弱、纤细无骨,以阴柔为美,此时女性唯一的个性体现就是被创作者赋予的或“世俗”或“书卷”的气质。

唐寅《秋风纨扇图》(图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一部女性绘画发展史,是一部女性魅力的展现史——“可肥可瘦”、“可盐可甜”,不过真正活出自我“女王”范儿的,还需看今朝。(鲁婧/文)

责任编辑:古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书家 | 绘画 | 画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2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