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展览  艺术节  艺术家  版画  民间艺术  

伦敦画派先驱科索夫辞世 深受伦勃朗影响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古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08
摘要:英国20世纪最为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莱昂科索夫近日因病辞世,这位以描绘英国伦敦都市风景见长的艺术家与卢西安弗洛伊德和弗兰克奥尔巴赫同为伦教画派的第一代艺术家。 在今年的威

英国20世纪最为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莱昂·科索夫近日因病辞世,这位以描绘英国伦敦都市风景见长的艺术家与卢西安·弗洛伊德和弗兰克·奥尔巴赫同为伦教画派的第一代艺术家。

在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期间,美国艺术家梅丽莎·麦吉尔突破博物馆和教堂的围墙,将艺术活动搬到了威尼斯瀉湖上。在柏林,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20年前规划、10年前开工的詹姆斯·西蒙美术馆终于尘埃落定,即将亮相于柏林博物馆岛。在上海,2019年“青策计划“从众多候选方案中选出沈宸、王欢和张营营的两个方案,进行最终比拼。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人物及热点事件。

伦敦 | 英国艺术家莱昂·科索夫

92岁辞世,与卢西安·弗洛伊德等同为伦敦画派第一代艺术家

菜昂·科索夫

近日,英国20世纪最为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莱昂·科索夫(Leon Kossoff)因病辞世,享年92岁。上周,他生前的代理画廊Annely Juda Fine Art确认了该消息。

1926年出生于伦敦的莱昂科索夫是一位英国表现主义画家,以肖像画、人体素描和英国伦敦的都市风景而出名。莱昂·科索夫也是伦教画派的第一代艺术家,其同辈包括卢西安·弗洛伊德和弗兰克·奥尔巴赫。

科索夫是大卫·邦勃格(David Bomberg)的学生。邦勃格一直都是英国最优秀的画家之一,只是由于性格和画廊追逐利润的缘故,在伦敦名声不扬,但他对科索夫的影响极深。他教诲学生不是将目标定在精确或完美上,而是定在一种有机结构上。在邦勃格的影响下,科索夫将邦勃格的方法与当代题材结合起来,画了一系列以都市风景为题材的画。

莱昂·科索夫《儿童游泳池,1969年8月,星期六早晨11点》

在科索夫的作品中,闪烁着泥性的光辉,所谓“泥性光辉”,指画面颜料像泥那样湿润、堆砌及其闪烁着光彩的感觉。他用表现主义的手法,描绘家人、朋友以及伦敦市井生活场景。由于孩提时代经历的战争阴影,画中的人物通常显现出孤独、无奈和忧郁。科索夫的画风粗犷,表层极其厚重,相互挤压,并用粗色线勾勒,显示出特殊的力度,画面的历史沧桑感和线条浮动感油然而生。

科索夫的父母是俄国犹太人,生长在一个没有文化氛围的家庭中,艺术家职业被视为浪荡子。1993年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科夫说,对自己影响至深的时刻,是9岁在英国国家美术馆看到伦勃朗约1654年《溪浴》(A Woman Bathing in a Stream)的一刻。“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我,因为我对美术馆里其他作品毫不感冒。这张画在我眼前展开了一个世界,你能感到真实的生活,这样的感觉从未有过。”科索夫说。

伦勃朗《溪浴》约1654年

1995年,科索夫代表英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次年,个人大型回顾展在伦敦泰特美术馆举行。最近的个展刚刚于今年5月在伦敦Piano Nobile画廊结束。Annely Juda Fine Art画廊表示,“他的离世带走了一位伟大的英国画家,但他的作品始终提醒我们绘画具有的力量,那就是理解和描绘我们身处的世界。”(文/畹町)

柏林 | 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

20年前规划,10年前开工,为柏林博物馆岛设计的美术馆终于即将开幕

大卫·奇普菲尔德

根据“有方空间”报道,近日,英国建筑大师大卫·奇普菲尔德为德国柏林博物馆岛设计的詹姆斯?西蒙美术馆即将于7月12日开幕。该美术馆的建筑方案诞生于20年前,地基工程始于10年前。

詹姆斯·西蒙美术馆外观

詹姆斯·西蒙美术馆内景

詹姆斯·西蒙美术馆与考古长廊一起构成了奇普菲尔德1999年制定的博物馆岛总体规划的重要部分,并将成为博物馆岛进一步建设规划的基础。美术馆的一个重要设计目的是为周围的老博物馆、新博物馆与佩加蒙博物馆提供功能与设施的补充。

奇普菲尔德从古典建筑语言中找寻线索的同时也脱离了具体的柱式做法,白色整齐的柱廊从基座上升起,细长的柱子成为建筑的重要特点,与邻近的佩加蒙博物馆和旧博物馆的古典柱廊立面形成了呼应关系。除了回应博物馆岛的现有建筑风格与地理环境,建筑师也充分考虑了材料的运用,外墙运用石灰石、砂岩等材料,室内则选择了光滑的现浇混凝土。

詹姆斯·西蒙美术馆面积10,900平方米,其中很大一部分埋在地下。建筑面向街道设置了三段宽阔的台阶。游客登上台阶后将进入宽敞的门厅。这一层可直接进入佩加蒙博物馆。门厅设有自助餐厅,并通向露台,人们可以在露台上俯瞰运河。这使建筑不仅仅是一个美术馆,更是开放的公共空间。

奇普菲尔德认为,传统的博物馆是一个封闭的盒子,以静态展陈为主要特点;而此处需要建造一个新的、更具活力的建筑。即使不依靠周围博物馆的名望,詹姆斯·西蒙美术馆也应是一座自洽的建筑。(整理/钱雪儿)

威尼斯 | 艺术家梅丽莎·麦吉尔

将威尼斯瀉湖作为画布,用“红色赛船会”追溯城市历史

梅丽莎·麦吉尔

在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期间,临时的艺术项目填满了博物馆和教堂,不过,梅丽莎·麦吉尔(Melissa McGill)也许是其中唯一一个将瀉湖作为画布的艺术家。近日,这位美国艺术家在威尼斯正午太阳下编排了名为“红色赛船会”的公共艺术活动,52艘传统的威尼斯小船将在圣塞沃罗岛和波维利亚岛之间航行。观众能够从绿园城堡的河岸边进行观看。

这是麦吉尔同威尼斯一家划船俱乐部合作的“四重奏”的第二部分。这种威尼斯木船具有可拆卸的桅杆,方便船只从低矮的桥下穿过,平坦的底部则便于在浅水中前行。在数百年内,这样的小船一直都是湖上生活的标志。麦吉尔在这里居住了近30年,她目睹了这座城市的巨大变化,看到了人口减少以及摩托艇的“入侵”,这种小船也成了她表现这些变化的象征。

在接受《The Art Newspaper》采访时,麦吉尔回忆到,她被这种水上的传统深深打动,但也对不断发展的旅游业以及其后变化所带来的威胁感到“颤栗”。

威尼斯瀉湖上的红色赛船会

麦吉尔与划船俱乐部达成共识,分别在5月11日、6月30日、9月1日与9月15日举行“赛船会”。“我希望俱乐部能够有更大的曝光度,随着威尼斯城市人口的减少,我觉得去展示他们仍然在这里,这一点很重要。”

船身的红色用来表现“生命的力量与热情,但同时也是警报和警告,”麦吉尔说道,此外,这种颜色与威尼斯历史有着丰厚的联系。“这里有红砖,有颜料贸易,还有提香和丁托列托画里的那些令人称叹不已的红。”

划船俱乐部的会长乔治·里盖蒂表示,“红色赛船会”是首个真正基于双年展语境的行为艺术表演,它讲述了真正的“威尼斯身份”。(文/钱雪儿)

上海 | 青年策展人沈宸、王欢、张营营

作品成为PSA“青策计划2019”获选方案,角逐最终大奖

“青策计划2019”评委以及前五名的策展人

7月6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召开发布会,揭晓“青策计划2019”获选的两组策展方案,分别是沈宸、王欢的“末路斜阳——‘声名狼藉者’及其不可解的存在方式”和张营营的“平行,似存在,未完成:行进的艺术工具”。

今年的“青策计划”有两项重大赛制更新。其一:最终落成展览的场所从5楼展厅变为1楼展厅,为策展人提供更广阔的舞台。其二是开设“青策计划2019”大奖。“青策计划”将邀请今年的青策评委会、媒体评委以及艺术专业院校的学生评委从两组获选方案中投票选出一组最终展览,策展人获得税后5万人民币的大奖,用以延续项目及个人发展。

“青策计划2019”共收到稿件52份,有效方案38份,入围终评方案5份。其中有效方案中,联合策展方案26份,独立策展方案12份。投稿总人数共79人,平均年龄28岁,男性比例约41%,女性比例约59%。今年的投稿者所在地区分布在北京、上海、浙江、福建、香港,海外投稿者则集中在美国、英国以及法国。相较往年,建筑、艺术理论、社会科学专业背景的投稿者比例明显攀升。本次评选比往届更加注重策展人的阅读写作能力,过往实践经验,以及展览概念与艺术作品之间的互动与张力。

评委之一的唐娜·德·萨尔沃对获选方案“末路斜阳——‘声名狼藉者’及其不可解的存在方式”(策展人:沈宸,王欢)评价道:“评审团被策展人的‘臭名昭著’个体的理念所吸引。这次展览试图通过聚集大量吸引人的艺术家来衡量这些非正统的、奇怪的人物的力量,他们的作品探索了‘臭名昭著’的不同维度,从而挑战了这个词通常蕴含的负面意义。”王鲁炎表示,获选方案“平行,似存在,未完成:行进的艺术工具”(策展人:张营营)的策展理念“工具即是作品本身”、“参展作品并不是展览本身”改变了对作品的理解与认知。据此,展览中的作品不再是过程的终极,而是由工具导致的某一种可能,某种未决状态的假设。(整理/畹町)

上海 | 画家曹振华

“小草”之梦,从环卫所职工到多次举办个展

曹振华与其作品

继2017年在上海图书馆完成“一梦五十年”的《小草之梦》之后,画家曹振华的作品展《小草又一梦》这些天在上海大厦“百老汇艺术雅集”举行。展览以继承中国画的传统笔墨为宗旨,用黑白灰点线面基本手法表现创作者的心意,其中在无纺布上探索山水笔墨之法颇有特点。

曹振华两次个展均以“小草”作为主题,也与其经历的坎坷有关:曹振华1957年9月生于上海。小时候受家庭影响极爱绘画,高中毕业后分配至环卫所,因为信奉苏轼的“不可居无竹”,曾将宿舍墙壁绘画成整片“竹林”,业余一直坚持绘画。后又经工作变动,先后从事教师、外企产品设计师、翻译等,但不变的是对绘画的热爱,并师从沪上书画家凌安生、左航林、胡振郎、齐铁偕等,此次展览展出的包括写意花鸟画和山水,虽然技法与内蕴仍有待提高,但对于这样一位经历不同寻常又热爱绘画的人来说,却十分不易。“画画是快乐的事,心境发生变化,表现手法也会变得自由。”曹振华说。

责任编辑:古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书家 | 绘画 | 画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2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72189号-3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