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艺术  绘画  书画家  美术  美术馆  

她是《纽约客》最受欢迎的漫画家,也是手艺人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古风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4
摘要: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陆斯嘉 黄松 巴黎街头连日来的黄背心打砸焚烧抗议事件令人心痛,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一群显得很克制的艺术家,以烧毁自己艺术品的方式抗议《文化忠诚法案》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陆斯嘉 黄松

巴黎街头连日来的“黄背心”打砸焚烧抗议事件令人心痛,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一群显得很“克制”的艺术家,以烧毁自己艺术品的方式抗议《文化忠诚法案》。在阿姆斯特丹,建筑师大卫·艾德加耶为捍卫建筑的价值而发声。在充满冲突与角力的现实中,《纽约客》漫画家罗兹·查斯特笔下的漫画图案或许才是世界的安慰剂。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话题人物及热点事件。

纽约 | 漫画家罗兹·查斯特

《纽约客》最受欢迎漫画家之一的她,也是手工艺爱好者

罗兹·查斯特

1978年,漫画家罗兹·查斯特(Roz Chast)在《纽约客》杂志上发表了她的第一幅漫画,自此,四十年一发不可收,成为了《纽约客》最受欢迎的漫画家之一。

美国漫画联盟曾将查斯特评为12位值得终身表彰的女漫画家之一,2017年,她还在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典礼上获得艺术成就奖。

据《纽约时报》报道,近日,“杰作系列:罗兹·查斯特”回顾展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切尔西美术馆举行(展期至12月15日),全景呈现了查斯特的漫画。展览中有上百幅漫画原稿,为杂志绘制的画稿以及20多本书,此外,还有较为陌生的作品,如未曾展示过的童年时期画稿和学生时代速写,以及一些手工艺品(有些墙面是以查斯特设计的墙纸铺就的)。

为了此次展览,查斯特原创了一幅壁画,灵感来源于她出版的《进城》(Going Into Town),这是一本为儿童出版的自制纽约城市导览手册。

对查斯特的粉丝来说,最吸引人的“大菜”莫过于展品“爱之M.R.I.”,一个取材于查斯特某幅漫画,与真人等尺寸、可供拍照的装置,观众被邀请躺进这件展品。

查斯特手工绘制的“乌克兰风格的蛋”。她说:“在球面上画画,是有设计挑战的。”

展览中,包括查斯特制作的工艺品,例如乌克兰风格的蛋、印花图案、挂毯和刺绣。查斯特说,“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沉浸在某种工艺品上。有时候,我会尝试与自己风格完全不同的东西,完成后,会把它们放在一边。大约10年前,我开始尝试蛋形工艺品,随后是印花,接着是毯子和刺绣。现在我一股脑扑向iPad,那完全是另一种东西。我想在某个时刻,我还会再做刺绣,我有成吨的线,能做出很棒的东西。”(文/陆斯嘉)

特拉维夫 | 以色列文化与体育部部长米里·雷格夫

推行相关法案,遭到众艺术家焚烧作品抗议

米里·雷格夫

据Artnet网和以色列《国土报》消息,不久前,数名以色列艺术家聚集在特拉维夫举行公开抗议,反对新的《文化忠诚法案》。该法案规定,艺术家或艺术机构只有表示对国家的忠诚,才有资格获取公共资金。以色列文化与体育部部长米里·雷格夫(Miri Regev)提出了这项法律,由此政府部门拥有更大的权威,来悬置支持那些被她称为“违反国家原则”的文化活动。该法已于10月21日通过。

文化部的方案激怒了一众艺术家和文化人士,他们认为这是政府对艺术的审查。作为回应,插画家泽埃夫·恩格梅耶(Zeev Engelmayer)与艺术家欧伦·菲希尔(Oren Fischer)动员数名艺术家来到特拉维夫中心区域国家广场焚烧自己的艺术作品,“它们是忠诚法案的牺牲品。”

恩格梅耶在烧毁一件名为Shoshke的卡通服饰前说:“这项法律将使艺术为政府服务,使创作者开始思考‘议程’,假如没有独立自主的议程,艺术就无法存活。当有人对你发号施令之时,艺术将不再有,只有宣传。”

埃米尔·哈拉什(Amir Harash)烧毁了自己的小说《世纪行将消失》,“这本书充满了天真,是一个富有感情的关于同情的故事,但我不能把它拿出来,因为它和政府要推行的相抵触了。”

随即,艺术家兼策展人沙哈尔·萨瑞格(Shahar Sarig)带着他2008年的绘画《酒吧里的犹太人》出现,“这张画意味着,我们有信心,对话是可以实现的,”他说,“我把它烧掉,因为从个人来说,这项法律让我对整个系统更加丧失信心。”

2011年,代表以色列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西格里特·兰道(Sigalit Landau)展示了她刚刚完成的雕塑,由于作品即将参展,没有被焚烧。暂定名为《耶弗他的女儿》的雕塑,描述了圣经中的故事,勇士父亲耶弗他因为一句誓言而彻底改变了女儿的命运。

兰道说,这个故事与政府将要推行的文化忠诚法案相关,因为“我们将为了政治牺牲文化,这些人不懂文化,不懂得需要付出多少爱,才能将某些东西带向世界。”(文/陆斯嘉)

阿姆斯特丹 | 建筑师大卫·艾德加耶

金钱正在“摧毁”建筑,小尺度项目也许是机遇

大卫·艾德加耶

当地时间11月29日,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世界建筑节讲座上,英国建筑师大卫·艾德加耶(David Adjaye)表示,建筑应该是“想法的仲裁者”,然而今天的许多建筑项目都“受到精英主义驱使,和控制金钱的高度商业化自由主义密切相关”。

“金钱完全摧毁了建筑师创造具有意义的形式的能力,”艾德加耶说道,“现在,一切都和钱有关。西方的建筑贵得荒唐,这太疯狂了。”

英国籍加纳裔建筑师大卫·艾德加耶声称,建筑师们有责任确保将他们所设计的建筑“还给使用者”,而不只是“满足客户的要求”。“我认为建筑师不只对于客户负责,他们也是为一座城市而工作,应该确保市民能够从中受益。”

史密森国家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

艾德加耶认为,他所设计的史密森国家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就是为使用者而设计。博物馆展现出了穿插在美国文化里的非洲文化,使人们意识到这两种复杂且完全不相关联的两种文化正在相互融合。艾德加耶强调自己的每个项目都为当地提供了某种“自由空间”,这也是对于今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题的呼应。

另一方面,艾德加耶认为,那些小尺度的项目也许是新的机遇,它们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重启”一座城市。他以自己为2013年光州双年展设计的展馆为例,在这一项目中,艾德加耶和作家泰耶·瑟拉斯(Taiye Selasi)合作,设计并建造了一座公共阅览室,当地人能够在那里交换书籍。如今,这个空间成为一个永久建筑,人们在那里聚集,充分使用它,“它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艾德加耶说道。

此前,大卫·艾德加耶被授予2018年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国际人类学奖,该双年奖着重表彰能为世界做出重要的持续性贡献的艺术家、作家以及他们的作品。艾德加耶的获奖理由是他的作品极具个人风格,并且能够展现出多样的人生经历。(文/钱雪儿)

上海 | 摄影家余慧文、龚建华

以摄影记录1978-2018的时空影像

余慧文与龚建华(左)

十六铺码头,文化广场,南浦大桥,江南造船厂,外白渡桥……这些公众熟悉的上海中心城区的建筑在40年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在黄浦区文化馆白玉兰展厅中,余慧文和龚建华两位摄影家镜头中或可以寻觅到上海的变迁轨迹,这些图像也将成为中华艺术宫的馆藏。

余慧文和龚建华,分别以色彩和黑白的形式从某个侧面记录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上海今昔生活,余慧文以高清晰、超宽幅的画面展现大自然与都市人文景观的雄伟面貌。

余慧文,《古帆醉浦江》,2012年摄于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码头(原高阳路码头)

与余慧文的“全景式”视角和“史诗性”表达不同,龚建华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以来,他开始关注“上海弄堂之人文、社会、历史文化”与“石库门建筑特色”,创作了一大批既有高度艺术欣赏价值又不乏记录城市发展档案的影像珍品。这些以纪实镜头为创作初衷的黑白作品,渗透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社会点滴。不仅勾起观众对一个时代的怀念,更令人感慨上海城市面貌的变迁与人民生活的巨大变化。

龚建华,1992年的文化广场(上交所在昔日的跑马场文化广场临时设了一个超大型的证券营业部,100多家营业部在那设立临时柜台,接受股民的委托。)

在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看来,以图像记录一个时代,他们既是时代的记录者,又带有不同的人生感悟和视觉的切入,也是一个跨越时空的对照。作为欣赏的观众而言,我们不是时代的旁观者,而是我时代进步的参与者和记录者。

再看他们的摄影,1978-2018年的时空串在了一起,其中不仅仅是上海生活的呈现,也包括了社会学、地理学的记录。林路在他们的作品中看到对时代记录过程当中的敏感,其中余慧文的作品通过一种严谨的视觉呈现展现,对照看两位的摄影,是上海摄影作品的不同版本。(文/黄松)

责任编辑:古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书家 | 绘画 | 画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2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