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书画家之窗-最全面的书画家信息网

热门关键词:  as  鍐涗簨璁粌  书画鉴定  xxx  军事训练

齐白石曾三次赴粤 但求其字画者甚少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27
摘要:齐白石曾三次赴粤 但求其字画者甚少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齐白石46岁。齐白石的好友罗醒吾在广东提学使衙门任事,叫他到广州去玩一玩。“他跟我同是龙山诗社七子之一,彼此无话不谈。”齐白石在罗的鼓动下,便于当年2月间动身到了广州,本想小住几天,再转道去钦州,而罗醒吾则劝他多留些时日,他就在广州住下,仍以卖画刻印为生。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齐白石 万竹山居 北京画院藏

 

  从40岁起至47岁,齐白石从老家湖南湘潭先后出过远门五次。在这对其毕生产生深远影响的“五出五归”中,他就踏足南粤大地三次。他曾在广州以卖画刻印为生,并由此了解到广州人的绘画审美趣味;他曾假借卖画的名义为革命者秘密传送文件,“传递得十分稳妥”;他格外喜爱荔枝,曾作诗称“荔枝日食三千颗,好梦无由续广州”……

 

  据现有材料分析,纵观齐白石三次来粤的经历,由于他的声名尚未到显赫之时,游历更多是一种个人及朋友间的行为,并没有在更广的艺术与公共领域引起广泛效应。这就与1928年夏黄宾虹赴广西讲学,归途经广州时的盛况有了明显区别。当年9月9日,广东国画研究会举行盛大欢迎会,同时,黄宾虹还拜访了高剑父等当地名流。

 

  但不管怎样,齐白石三次来粤,注定成为其艺术人生中“行万里路”的重要足迹,对其绘画及诗文创作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在广州临摹八大山人等真迹 “得益不浅”

 

  据齐白石自述,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齐40岁。他的朋友夏午饴秋天来信,请他去西安,教如夫人姚无双学画。夏当时知道齐白石靠作画刻印的润资养家糊口,便直接把去西安的束脩和旅费汇给了他。

 

  齐白石在40岁之前,未曾出过远门,来来往往,也不过都在湘潭辖内各地,偶尔或到长沙省城,而且每到一地,也不过稍作逗留。而就在这一年的腊月,齐白石来到了西安。经人介绍,他认识了陕西臬台樊樊山,该人是当时名士及南北闻名的大诗人。樊对齐白石格外赏识,还为他制订了刻印润格,齐白石名号由之大震。

 

  在西安游山玩水、结交名流,住三个月之后,齐白石跟随夏的家人来到北京。此时,樊樊山告诉他,慈禧太后喜欢绘画,宫内有位云南籍的寡妇专替太后代笔,吃的却是六品俸,并打算在太后面前保举他。而齐白石并不为之所动,在一幅画《小竿撑菊》中题诗道:“种花不必高三尺,高转多危撑亦难。”他出京后,从天津坐海轮到上海,再坐江轮转汉口,回到家乡时已是次年三伏天。

 

  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7月中旬,广西提学使汪颂年约齐白石游桂林。在桂林过了年,齐白石打算回家,正想动身的时候,忽接其父亲来信,说四弟纯培和长子良元,从军到了广东,家里很不放心,叫他赶快去追寻。齐白石就取道梧州,到了广州,住在祇园寺庙内,探得他们跟了朋友郭葆生,到钦州去了。齐白石打听到确讯后,赶到了钦州。需要指出的是,钦州现在虽归属广西壮族自治区,但在民国年间称钦县,属广东省钦廉专署所辖。

 

  葆生笑着说:“我叫他们叔侄来到这里,连你这位齐山人也请到了!”据齐白石自述,葆生本也会画几笔花鸟,留他住了几个月,也叫他的如夫人跟着学画。必须提及的是,郭葆生收藏的许多名画,比如八大山人、徐青藤、金冬心等真迹,都让齐白石临摹了一遍,齐白石可谓“得益不浅”。到了秋天,齐白石跟葆生订了后约,独自回家乡。

 

  被肇庆鼎湖山吸引 一天画了五六幅草稿

 

  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齐白石45岁。刚过了年,他就动身赴约,首先坐轿到广西梧州,再坐轮船,转海道而往。到了钦州,葆生仍旧让齐白石教如夫人学画,兼给葆生代笔。住不多久后,齐白石随同葆生到了广东肇庆。游鼎湖山,观飞泉潭;又往高要县,游端溪,竭包公祠。独特的岭南自然与人文景观,让齐白石目不暇接,极大地开拓了其视野。

 

  其中,鼎湖山的一山一木、一柱一石,他都看得十分仔细,到胜景处,便拿出画具,精心地勾勒起来,一天里,竟画了五六幅的草稿。

 

  齐白石一行回到钦州后,正值荔枝上市,沿路他看到荔枝树结着累累的荔枝,碧绿的叶子中间裹着紫红色的果子,感觉非常好看,从此便把荔枝画入了他的画作中去。

 

  在葆生的鼓励下,齐白石三天里画了七八幅荔枝图,很快被抢购一空,他的荔枝画遂轰动了钦州城。关于他与荔枝的趣事,齐白石介绍道,曾有人拿了许多荔枝来,专门来换他的画作。由此,齐白石不禁感慨道:“这倒可算是一桩风雅的事”。还有一位歌女,齐白石曾捧过她的场,她则常常剥了荔枝肉给他吃。由此,齐白石做了一首纪事诗:“客里钦州旧梦痴,南门河上雨丝丝。此生再过应无分,纤手教侬剥荔枝。”

 

  钦州城外有座天涯亭,他每次登亭远眺,总不免有点游子之思,曾刻了一方“天涯亭过客”的印章,聊以自慰。他自初春到此,原本打算小住两个月就回家去,转瞬之间却到了冬月。他站在天涯亭下,怀乡之情油然而生,便写诗一首:

 

  看山曾作天涯客,记得归家二月期。

 

  游遍鼎湖山下路,木棉十里子规啼。

 

  在这首诗里,既有鼎湖山又有木棉,岭南的典型意象都包蕴其中,齐白石信手拈来,其对岭南的熟悉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广州人当时喜“四王”一派 求画少求印多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齐白石46岁。齐白石的好友罗醒吾在广东提学使衙门任事,叫他到广州去玩一玩。“他跟我同是龙山诗社七子之一,彼此无话不谈。”齐白石在罗的鼓动下,便于当年2月间动身到了广州,本想小住几天,再转道去钦州,而罗醒吾则劝他多留些时日,他就在广州住下,仍以卖画刻印为生。

 

  “那时广州人看画,喜的是 四王 一派,求我画的人很少。惟独非常夸奖我的刀法,求我刻印的人,每天总有十来起。因此卖艺生涯,亦不落寞。”对于当时在广州的卖艺情况,齐白石还算比较满意。

 

  而让齐白石意想不到的是,他这个从小便对政治保持距离感的人,竟然在这次广州真真切切地投身了政治,并扮演了重要角色。彼时,罗醒吾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在广州做秘密革命工作。此番在广州见面,他悄悄地把革命党的内容,和他工作的状况,告诉了齐白石,并要他帮忙做点事,替他们传递文件。齐白石想了一想,感觉这倒不是难办的事,只须机警地不露破绽,不会发生什么问题,当下也就答允了。从此,革命者的秘密文件需要传递,罗醒吾都交给齐白石去办理。而齐白石则是假借卖画的名义,把活页夹杂在画件之内,传递得十分稳妥。好在这样的传递,每月并没有多少次,所以始终没露痕迹。

 

  秋间,齐白石的父亲来信叫他回去,他在家住了没有多久,其父又叫他往钦州接四弟和长子回家,又动身到了广东。他在广州过了年,正月又到了钦州。

 

  在广州到钦州的路上,他看见人家楼房躲在山坳树木深处,别有一番景趣。他晚年回想旧游,写了一首纪事诗:

 

  好山行过屡回头,戊己连年忆粤游。

 

  佳景至今忘不得,万山深处着高楼。

 

  葆生留他住过了夏天,他才带着四弟和长子,经广州往香港。到了香港,换乘海轮,直达上海。

 

  (本版参考资料:《齐白石全集》、《齐白石谈艺录》、《齐白石的一生》、《齐白石传》)


编辑:小萌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朝代 | 书法 | 系列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11 中华书画家之窗-中华书画家信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今日资讯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