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艺术  文化  油画  艺术家  梵高  

红灯收音机、海鸥相机……这些记忆是谁的设计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古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9
摘要:红灯牌收音机、海鸥牌相机、大白兔奶糖铁盒装这些都是谁的设计?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外的艺术亭台举行的展览谁的设计上海风景南京路除了呈现这些几十年前让人耳熟能详的与

红灯牌收音机、海鸥牌相机、大白兔奶糖铁盒装……这些都是谁的设计?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外的艺术亭台举行的展览“谁的设计·上海风景南京路”除了呈现这些几十年前让人耳熟能详的与南京路有关的名牌,更追问其间的设计。

追溯城市发展的历史,自1950年代中期至1990年代初, 如今上历博所在地为上海图书馆,上海美术馆则位于南京西路成都路口,而“上海风景南京路”中所涉及的正是20世纪60-80年代的上海南京路,以及当时与南京路有关的、上海的生活设计品。此次展览的策展方“上海风景工作室”此前在淮海路MUJI旗舰店曾推出过形式相似、展品不同的“谁的设计·父辈的设计”展,而此次在南京路的展,也可以看作是对“父辈的设计”的再探索。

“艺术亭台”中的上海风景

展览的所在地“艺术亭台”在地图上的门牌是南京西路207号,然而对于此处的地理解读,每个时代的人会说出不同的地标,当下对“艺术亭台”的地理定位应是:人民公园外,上历博边;当然,说老美术馆边自然也对;不过稍有一点年纪的人则会说,老图书馆边。在“艺术亭台”不大的空间,“上海风景南京路”展览分为墙上和展柜两部分,共展出包括1978年上海实用美术展览海报、80年代蓝棠皮鞋店包装纸、60年代上海人民杂技团说明书、海鸥相机、红灯收音机、中国菊花展入场券、大白兔奶糖铁盒装等30件实物展品,以及一张1980年代中期的南京路简图。

1980年代中期的南京路简图(蓝色为如今搬离了原来的位置,或已经歇业的店铺)

南京路西起美丽园、东接外滩,是上海开埠以来最重要的商业街。在对照80年代商业位置呈现的“南京路简图”中,上海展览馆、凯司令食品店、上海电视台、大光明电影院、国际饭店、华侨商店、永安百货、王开照相馆等依旧在原址;而上海咖啡馆、新华电影院、新成游泳池、上海美术展览馆、翼风航模材料商店、上海杂技场、上海花鸟商店、上海图书馆、中国照相馆、王星记扇庄、老介福呢绒绸缎店、德大西餐社则搬离了原来的位置,甚至不复存在成为了记忆。同样成为记忆和历史的,还有展览中呈现的与这些地方有关的设计品。

展览展出的一个1960年代出品的塑料花篮

父辈的设计,涵盖父辈的共同记忆

因为展览位于上海闹市,不时有路人推门而入,他们都会对展品产生一些共鸣。有一些年纪的看到展柜中海鸥203型号的照相机会感慨说,“这台相机当时要买100多块,我那时工资只有三十几块,只好去买201。”“上海咖啡馆这只罐头,我老早也是买过的。”而年轻一点的,则对大白兔奶糖、光明奶油雪糕、卷笔刀等更为亲切。

姜庆共(左五)向参观者讲述展品背后的故事

展览策划者之一、上海风景工作室美术指导姜庆共生于1960年,此次展览的30件设计实物很多都是他的收藏,在他看来,有些展品和南京路有关,也带着他的个人记忆:

“我小时候,收音机都属于奢侈品,就像现在组装电脑一样,那时的收音机也是家里人自己配零件组装。那时少年宫也有无线电教育的兴趣班,我很羡慕能去少年宫做收音机、做航模的小伙伴们。这些大概都是我小学时代的回忆。”

红灯牌收音机,设计:佚名,约1970年代

展品中有一台1970年代出品的红色的红灯牌收音机。“红灯牌,从名字就可以大约知道这个牌子的时代,不过‘红灯牌’多数是黑色的,这款红色的比较难得,是‘乡村特别版’。这款区别在于声音大、可收的波段多。红灯牌收音机现在网上还有卖,只是在义乌制造了。” 姜庆共介绍说,“做航模,翼风航模材料商店都知道的,这家店在南京路开了近60年,但2011年歇业了。”

弹射式模型飞机材料,设计:佚名,翼风航模材料商店,约1980年代

此外,到上海杂技场看杂技、到风雷剧场看木偶戏、再是上海花鸟商店看花鸟鱼虫也是姜庆共少年时代的行走路线,而再大一点,就开始到上海美术展览馆看展览了。

1960年代上海市人民杂技团说明书及1982年上海电视台的课程表

展览现场展出的一张1978年上海实用美术展览的海报。据考证,“上海实用美术展览”是建国后重要的展览之一,在1950至60年代每两年举办一次,几乎引领了热水瓶、玻璃杯等国产商品的包装设计方向。

1978年的上海实用美术展览之所以意义非凡,是因为这是改革开放后首次专业的设计的作品,也是这一时期创作的大爆发,展出的成品和设计稿有两千多件,并至全国巡展。这张带有布匹、搪瓷、缝纫机等日常生活元素的包豪斯风格海报,至今看来依旧经典。但遗憾的是,海报的设计者是谁,现在却难以考证。

1978年上海实用美术展览海报,设计:佚名,上海美术展览馆,1978年

马利颜料、海鸥相机,商标变化见证历史

展览的一盒水粉画颜料,勾起了很多人儿时学画的记忆:“我小时候就是用这个包装的马利颜料,但为什么这是上海牌?”

“上海牌就是马利牌,今年马利百年了。” 姜庆共解释说,“70年代的时候,所有国字号都要变更名称不能使用过去的老牌子的名字,所以,马利就换成了上海牌,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又变为马利牌。”同样,永生钢笔也是老牌子,永生笔厂前身为商务自来水笔厂,解放后改名为新华金笔厂。

上海牌水粉颜料,设计:佚名;约1970年(左为上海咖啡店的咖啡罐)

但海鸥牌照相机则是另一个故事。最早上海产的照相机是1958年的58-1型,因为当时没有外国产品来源,就自己研发了上海牌相机,当然也是模仿了西方的一些设计。但因为上海牌产品多是为了出口换取外汇,但国际上有规定,不能以地名来作为品牌商标,所以换成寓意“乘风破浪”的海鸥牌,展览中的一台203型号的海鸥牌相机大约是60年代左右生产的。

海鸥203照相机,设计:佚名,约1960年代

一个小女孩现场写生了海鸥牌相机

除了海鸥牌照相机外,1974年左右,中国自行生产的第一台盒式录音机也是当时的奢侈品。这个以葵花为商标的盒式录音机虽有借鉴日本技术,在改革开放后,因为进口商品的冲击,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毕竟西方和日本的技术成熟,我们当时可能只用了两三年就出来产品总是不完善的。比如这台收音机就很重,并不方便携带,有一个别称叫‘砖头机’。” 姜庆共说。

葵花牌盒式收音机,设计:佚名,约1970年代

从美工到设计师,“设计”应该隐退在生活的背后

1944年出生的任美君在上海广告有限公司从事工艺美术、广告装潢等设计工作,有很多上海的经典设计出自她之手,对于这个小展览,她也是颇感兴趣。一张写着美术字的展品勾起了她的回忆:

“我们过去没有电脑,美术字都是手写的,其他也都是手绘的。有时候从构思到完成中间有一个漫长的制作过程,不像现在用电脑。以前的平面设计也不像现在,请明星拍照片,过去彩色照片都是要钱。我们自己画设计稿,包括以前电影海报上的人,也是画的。”

电影《牧马人》海报,设计:佚名,1982年

过去,设计工作者叫美工,后来叫装潢,一些国际词汇涌入后,“平面设计师”,“产品设计师”等头衔层出不穷,大学设计系也一批批地培养设计人才。这也让当下思考,从全手绘的“美工”,到利用电脑完成图像工作的“设计师”,是时代发展了,还是手艺退步了?

同样作为设计师的姜庆共认为,“设计”的理念应该隐退要在城市生活的背后的。设计的东西首先是给人用的,再是给人看的。但我们现在把设计放在日常生活之前,这是有问题的。

展览展品

对南京路的发掘,也是对当代上海品牌的再发现

在父辈们的记忆中,“上海制造”是品质保证。过去上海产品几乎都是从南京路的商铺逐渐扩散到全国各地。这次展出的30件设计品中,有18件是从其他地方收回来的,尤其是一个大白兔奶糖铁盒子,是从乌鲁木齐收集而来。这盒1970年代被带去新疆的大白兔奶糖,糖早已不再,但盒子却作为甜蜜的记忆保留至今。这个盒子也从某种意义上还原了当时的上海产品和上海设计。

光明牌大白兔奶糖,设计:佚名,冠生园食品厂,约1970年代

然而,近年来因为网购的发达,南京路逐渐成为了一个旅游地标,观光客到南京路买的或许不再是上海老字号,而是旅游纪念品。曾经南京路河南路口的老介福等老字号所在位置,成为了国外快消品牌和日本大丸百货等大型现代化商场。而南京路上出售的旅游纪念品的包装却多为民国旗袍美女。

和平饭店,标签,设计:佚名;约1980年代

但在“艺术亭台”不大的小空间中,却呈现了1980年代左右的上海南京路风景,在策展人看来,1949年前上海是一番风情,1949年以后又是一番风景。每一个时期都有发展,不能只是一味怀民国的旧。“每一个时期的设计都是不一样的,这个展览也从设计层面传达了我对上海的认识。”

展览的另一位策展人,上海风景工作室的周祺是一位“80后”,且就住在南京路的后街,她对南京路也是如数家珍。过去淮海路、南京路、四川路是上海三大商业街,但现在四川路在商业品牌的打造上稍显乏力。上海老字号如今多聚集于陕西北路。未来有没有可能也将四川路打造成上海国字号品牌一条街。让人从过去的“淘便宜货到四川路”,变为“买老牌子到四川路”?

黄昏时分“上海风景”亮起的霓虹

对于父辈而言,南京路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记忆,任美君过去在圆明园路上班,下班后经常逛南京路,而《上海文化》主编,著名文学评论家吴亮看罢展览回忆说:“南京西路老美术馆旁边有一个小厂——静安区上海商业二局饮食公司下属的一个修理厂。我16岁就被分配在这里做了十年工人。后来当了作家,1985年进入了作家协会,今年我64岁了,对于这次展中有些东西都很熟悉,以前南京路的记忆全部是商店,现在是商厦了,”在展览留言本上,他写下“老吴南京西路的记忆完全是一场梦。”

夏日“艺术亭台”倒映的阳光

展览的30件展品中,目前都是“佚名”,这也就延伸出“谁的设计”的疑问,在5月open MUJI那场“谁的设计·父辈的设计”中,有观众提供了一些设计者的线索,上海风景工作室也在试图寻找他们,解开“谁的设计”之谜。“谁的设计·上海风景南京路”将持续至7月30日,而“谁的设计”的展览在未来将继续延伸。

5月,open MUJI举行的“谁的设计·父辈的设计”展览现场

责任编辑:古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书家 | 绘画 | 画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2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72189号-3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